39例境外输入病例由绥芬河入境:120余名医务驰援


“我不明白为何还不颁布全美‘居家隔离令’?” 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之际,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站出来表达了这样的不解,这也是福奇在公开场合又一次与特朗普“唱反调”。当地时间4月5日,中国驻巴西使馆发言人就当日巴教育部长温特劳布在社交媒体公然污蔑中国发表谈话。全文内容如下:

在姜世勃看来,坚持标准的研发流程是保护人类健康的关键,在允许新冠疫苗用于人类之前,监管机构必须通过一系列病毒株和一个以上的动物模型,对其安全性进行评价,“不仅如此,监管机构还应看到强有力的临床前证据,证明实验性疫苗能够预防感染——即使那可能意味着需要等待几周甚至几个月来获得适用的动物模型。如此投入时间是值得的。对SARS病毒的研究表明,令人担忧的免疫反应可见于雪貂和猴子,但是未见于小鼠。”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各国政府和民众对疫苗的期待持续升温。

与Moderna公司的雄心相对的,是来自学界的隐忧。

何为重组新冠病毒疫苗?研发者陈薇院士曾用“移花接木”来解释其原理,即在“学习”病毒的前提下,对病毒进行“手术”,改造出一个需要的载体病毒(即疫苗),注入人体后产生免疫。

3月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介绍,国家科研攻关组专门设立了疫苗研发专班,沿着前述五条技术路线推进疫苗攻关工作。

4月5日,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不顾中方多次交涉表明的立场,在社交媒体公然发表污蔑中国的言论,将新冠肺炎疫情病毒源头同中国挂钩,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温发表此番言论系蓄意而为,荒谬可耻,带有强烈种族歧视色彩,意在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中巴两国关系健康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中方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而病毒的不断发展和变化也为疫苗研发增添了难度系数。17年前,SARS在其出现次年的夏天悄然消失,之后再无踪迹,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疫苗的后期试验无法进行。

Moderna公司还在公告中透露,如果mRNA-1273疫苗被证明是安全的并具有预期的收益,公司将扩大生产能力,以达到每个月生产数百万剂的份量,确保尽快广泛地供应疫苗。

在郝沛等人的论文中,研究者发现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中与人体ACE2蛋白结合的5个关键氨基酸有4个发生了变化。